大饭的认识主义者李晓楠 良庖O2O是个什么局

日期:2018-02-11编辑作者:ca932

  毕业于职业烹饪学校,却不甘在厨房的按部就班重复中慢慢消磨掉自己的人生,李晓楠憧憬着用一种不通过油火的途径来呈现自己对食物热爱的定义。在以前,这种念想叫不安分守己,或者叫整天胡思乱想,换句话说,这个人就不是一个“干正事儿”的料。

  幸运的是,正当李晓楠在意识世界里构建着自己梦想乐园,同时又需要解决现实世界里很实际的今天吃什么这个问题时,恰好赶上媒体发展的爆发期,进入杂志社后从见习编辑开始,一路打怪升级,最终做到杂志主编。在这段整整6年寒暑交替的时间里,杂志这个平台让李晓楠的梦想稍稍得到了一些满足的释放,同时也让他获得了许多对最初梦想乐园的建设图纸进行改进的元素,而这一过程的副产品,就是在北京有了一本叫做《名厨》的美食专业刊物,走着时尚路线,却不仅仅泛泛而谈;立足专业角度,摆在报刊亭却每每被当作流行刊物。

  杂志的前瞻性态度让李晓楠得以将自己的一些意识流注入到行业中去,并借他人之手加以物化的实现。杂志的唯美风格可以让李晓楠将行业中的亮点带妆展现。但所有的这些与李晓楠心中的梦想相比,总好似手指和痒痒之间隔着一块鞋帮子,如同吃了一口芥末菠菜,那股酥麻一路上窜,却刚过了鼻翼就没了!没了!没了!

  这或许是李晓楠心头压着的一块石头,那副谈不上沧桑但资深气质四射的潮叔脸就是这么养成的。偶尔,眼底还会有一丝迷茫扫过,让人透过这扇心灵的窗户,能瞥见一闪而过的阴影在心灵房间的地板上写下了一个稍有扭曲的唉字……

  容易实现的都不是梦想,但总实现不了的梦想就很容易变成魔怔。为了获得更多的启发,同时也是为了释放骨子里那份无处爆发的文艺能量,李晓楠这个专业美食杂志的主编,越来越多出现在与美食的联系越来越远的情景里,甚至选秀节目的评委席上也频频现身,一度让人误以为转行投身演艺界了。

  李晓楠本想着寻他山之石来攻自己的玉,可没等他找到那座山,世上的石头已经变了。互联网时代的兴起,如同百多年前蒸汽机的到来一般改变着这个世界,唯一的不同只是进度更快、力度更猛。

  数字化阅读,采用田忌赛马的战术挑战了印刷媒体的固若金汤,而杂志这种以深度和前瞻性为强的媒体,如同吨位巨大的铁甲舰遭受配备着速射炮的轻甲快船群殴,因为在时效性和碎片化方面的缺陷,杂志阵营成为数字化阅读争夺战中疮痍最为惨目的作战序列。李晓楠深知皮没了毛自然没地儿长的道理,虽然依然坚信眼前杂志阵营的失利只是战术性的,杂志的核心价值依然会在之后重新主控人们的阅读,但他的梦想让他等不起,这个辉煌的缔造荣耀他必须放弃,留给他人去实现,因为他需要一个新的选择,或许应该可以将以前所传播的东西换一个发生来表达。

  各种无主题的社交活动被李晓楠戏称为“外遇”,他也确实希图能有所遇,虽然一时自己也说不清可能会遇到什么,更不要说自己想遇到什么。可不得不承认这世界上有一种美妙叫抽烟找人借火没想到娶了他妹。在一个饭局上,期待已久的“外遇”果真就遇上了。

  中国的道家将事物用有和无进行了最基础的标签化,从古代家具的榫卯到现代的量子力学,都体现着这种有无理论,包括时下颇为流行的各种约。所谓的无并非是没有,而是可供对方介入的可能,所谓的有也并非是存在,而是能够提供给对方的对方的无。只要双方的有和无彼此吻合了这种对应,外遇就必然得遇,一种关系就会得到建立,比如犀牛和牙签鸟,比如压在山下的猴子和西行的和尚,比如李晓楠和到家美食会。

  在李晓楠看来,互联网经济时代的来临,不仅改变了品牌的塑造、产品的营销和价值观的传播,甚至很有可能让研发和生产的形式也出现前所未有的改变,而这才应该是互联网时代的核心和关键,相比于其他的行业,餐饮业应该是在这种调整中改造成本和机会成本都更低的,而且还具有更容易实现转变的行业特点。于是创建一个互联网经济模式的美食平台,开始在他脑中逐渐成型。

  就在这时,李晓楠在一饭局上邂逅了到家美食会的创始人孙浩。那个饭局的最终价值,就是让一个叫李晓楠的创业者放弃了自己创办一家公司的想法,使得大众创业的洪流中少了一个奋不顾身跳下去的身影。那个饭局让他们彼此发现了自己和对方的有和无,在席间双方便一致做出了一个同样的决定,用合作来进行新的选择和新业态的探索,就这样大饭工作室孕育而生。

  外卖配送也可以通过烧钱补贴的方式进行扩张,然而以名厨美食文化和企业文化制度为基础的创新体系和特色扩张,却不那么容易复制。对于到家美食会来说,不论O2O给人们用餐的形式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归根结底外卖平台的竞争力的核心还是在于产品和服务,对于产品的标准就是“好吃”。当用户的消费需求上升到定制化和个性化的时候,平台需要挖掘满足用户口味的产品。外卖O2O提供的只是一种便利性,但想要真正让用户变成粉丝,就要源源不断地推出能冲击用户味蕾的美食。与大饭的合作,无疑是到家垂直化扩张的有效路径。

  大饭和到家名厨定制的O2O战略更着力于用户体验,名厨出品不仅仅为美食增加了故事和内涵,而且能成为用户体验的有力保障,这让产品和品牌的口碑变得极易传播,内容营销也具备相应的优势。如果让用户成为了粉丝并且乐于分享,这将是培养用户习惯和增强用户粘性,并且获得口碑效应的一个非常不错的方式。大饭工作室、名厨和餐厅、到家美食会几方跨界合作,走一条全新的差异化道路,是在传统餐饮行业和外卖平台之外的一种尝试探索。双方希望在这个生态系统里,将一种不单于食物本身的美食态度和生活方式带给食客,食客既可以找到心仪的美食,又能感受到一种情怀,那是对美食本真的坚持,也是一种深耕餐饮和美食的匠人精神。

  决定的迅速并非是缘由莽撞,而是基于长久的引而待发。在发布了一条告别媒体行业的朋友圈后,李晓楠就一头扑进了大饭与到家的嫁接中,将这几年杂志岁月里收集到的能晶和技能芯片悉数装备,数周后大饭在到家美食会的APP上进行了产品发布。李晓楠的构想是把大饭打造成一个衔接餐饮生产者与到家这个互联网外卖平台的桥,这个桥是通道,也是滤网,未来更是许多许多……对此李晓楠的公开表达说:大饭不仅仅是个销售平台,也不仅仅是个创意平台,当然,也不仅仅是个展示平台,这些大饭最基础的功能,但大饭有的和即将有的绝非这些,就像一坛酒,开早了,喝的时候就没味儿了。至于自己,李晓楠最近比较常用的自我介绍方式是:一个没有厨房的厨师,一个没有公司的老板。但是,他是一个拥有了自己梦想的人。

  房祖名容留他人吸毒,其中一人为柯震东,这已是众所周知,有没有容留其他艺人吸毒则是公众关心的线日,庭审现场,房祖名供认共容留他人吸毒4次,其中3次为柯震东,1次是女艺人洛诗(本名李晓楠)。

  2015年1月9日,香港演员房祖名(原名:陈祖明)容留他人吸毒一案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房祖明自愿认罪吸毒,并坦承曾一共容留他人吸毒4次,其中3次是柯家凯(柯震东),“2012年中旬一次,2014年7月一次,8月13日一次,都在家里房间和洗手间”。

  房祖名坦承曾一共容留他人吸毒4次,其中3次是柯家凯(柯震东),2012年中旬一次,2014年7月一次,8月13日一次,都在家里房间和洗手间。还有1次是容留女星李晓楠(洛诗)吸毒,时间是2014年8月14日,地点为家里的洗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