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工大附中周怡君:风雨

日期:2018-02-04编辑作者:新闻中心

  树林子像一块面团了,四面都在鼓,鼓了就陷,陷了再鼓;接着就向一边倒,漫地而行的;呼地又腾上来了,飘忽不能固定;猛地又扑向另一边去,再也扯不断,忽大忽小,忽聚忽散;已经完全没有方向了。然后一切都在旋,树林子往一处挤,绿似乎被拉长了许多,往上扭,往上扭,落叶冲起一个偌大的蘑菇长在了空中。哗地一声,乱了满天黑点,绿全然又压扁开来,清清楚楚看见了里边的房舍,墙头。

  老头这老毛病,想想竟几十年了,一遇到这样呼啸的风雨天,腰腿就好似被千万根针打着旋刺进去一样。他佝偻着背,停下来喘息,抬眼望向孩子们叠得纸船,好像一团白色的柳叶,横七竖八躺在黑黝黝的地上,发黄的毛边纸挨着这样的黑,也白得清晰刺眼。这样的纸船,是老头的得意之作,他从小便在田间地头忙里偷闲地叠着这些白色的柳叶。一个人在绿油油的麦田里,压陷出一个人形,他把这些白色的小船举在眼前,背面衬着湛蓝湛蓝的天,那是一种让人觉得心中无比平静的蓝色,小船在这样的蓝色中,摇曳着前行,美得让人忘记了时间。他想,也许这就是海的样子吧。他从未见过海,也没上过几年学,听村里见过世面的归客们说,海是一望无际的,像天一样蓝色的麦田。海风一吹,它就涌起像仲夏收麦季节里那样的麦浪,他在脑海中给金色的麦浪涂上天一样美丽的蓝色,那麦浪翻涌着,翻涌着,带着惊天的力量越来越近,一下子将他卷进梦一般的浪里去。他要乘着这样的船,到从来没有去过的远方,世界究竟是怎样?是不是真像那些归客们说的,无情,凶险,人人都为了一己私利都争着?可是就他们每天拎着酒瓶子醉醺醺的到处找人炫耀大世面的样子,定是一事无成无路可走,不得已才回村来,从此便将自己的不甘心密封在陶罐里,添进了无尽的埋怨与悲哀,无奈与愤怒,浇上一碗水密封起来,慢慢发酵成苦涩的酒酿。

  老头剧烈的咳嗽起来,一个孩子急忙蹦到跟自个儿一样高的水缸边,熟练地舀出一碗水递了过来。老头不停点着头接过,可是连一句谢谢也夹在了咳嗽声中难以分辨,他用颤抖的手捧起茶碗喝了两口,可大部分的水还是顺着下巴上皱纹的沟壑,流过白色的胡渣,洒在了破棉被上。躺下来,眼睛干干地望着漆黑的天花板,如同望着当年,无垠的的醉人的蓝色麦浪。

  他永不能忘记临走前老母昏花的眼中浑浊的泪,烫在他手背上,烫出了一辈子也消不掉的疤痕。视线尽头蒸腾成一条虚线的弧度,飘渺着,在火辣辣的日头下挣扎。可那蓝色就在前方,他不能不去。他一路搭着牛车,颠簸着,颠簸着前行,有时没车可搭,只好瞅着日头匆匆赶路,在土路上踩出一个又一个深深的大脚印,嘴唇在烈日下干裂出大旱时土地的纹路,汗不停地流,他也惊讶了,那么久没有找到水喝,竟也不停地流着汗,仿佛没有个头。风一吹,黄土打着旋飞起来,脚印却并没有明显的浅出多少。

  前方的土黄的山壑在日光下渐渐模糊,难以辨认,他伸出手去试图抓住什么,却终究被淹没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夜已经很深了,老头的腰腿渐渐好了些,他挣扎起来,摸着黑给熟睡的孩子们盖上薄棉被,被角似乎又被睡梦中不老实的孩子撕破了,他叹了口气握住那个倒水的孩子的手放进被窝,突然,他如同被闪电劈中了一样颤抖了起来。那孩子的手里,紧紧地握着早已被汗水浸湿的小白船,小小的手在黑暗中努力地握着,如同握紧权杖的国王。老头的脸颊感到一阵痒,他赶紧抬手抹,却还是啪嗒落在了孩子的脸上。

  孩子挤挤眼睛,醒了,“爷爷怎么哭了啊?明天一早俺就帮您收拾院子去,那老柳树硬着呢,准没事儿!”

  再睁开眼时候,孩子果然已经在院子里了,看见老头颤颤巍巍地开了门,憨憨地笑了起来。那笑,背面衬着风雨之后醉人美丽的蓝色,如同阳光一般绚烂着。老柳树经过寒冷多霜的疾风苛刻的挑剔,即便伤痕累累终于还是挺立在那里,绿的像新抽了条。“爷爷爷爷,您说的海,是不是就是这样的蓝色啊?”孩子顺着老头愣住的视线望出去,眼里闪烁的,是老头最熟悉不过的光。

  正如杨希川曾做过的调查,在有应激性事件发生的患者中,44%的人曾有睡眠障碍,...详细

  叶先生回忆说,小小是四川人,从小就觉得自己和其他男孩不一样,就想着做个真...详细

  人的大脑有脑电路和脑电波,如果UFO发射出强有力的电波,则会使脑信号混乱,人...详细

  安康18岁女孩小倩,在进入大学校门前查出得了白血病,这让本来就贫穷的家庭一下陷...详细

  网曝房祖名为求自保,供出演艺圈120名明星吸毒内幕。详细

  告诉每一个孩子:你拥有我全部的爱!爱的智慧缘于平等和尊重。详细

  8月2日,西安,一场在省体育场举行的演唱会后,在熙熙攘攘的人流脚下,满地垃圾。详细